国家彩票官网查询出票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武功山藍天救援隊:在沒有硝煙的“戰場 ”上守護生命
時間:2018-07-16 09:44:46 閱讀:860次

在萍鄉武功山茂密的原始森林里,在萍鄉突發災害現場,在云南魯甸震后災區,在尼泊爾災區...... 你或許從電視中,從報紙里,從朋友圈里,見過這樣一群戴著天藍色的帽子或頭盔,穿著天藍色的衣服和褲子,腰間扎著皮帶,像一群藍色天使,如急旋風般出現在陡峭的山路上或冰封雪凍的山頂上、廢墟間、水庫旁,與時間賽跑,與死神搏斗的人……這6年,他們在一個又一個沒有硝煙彌漫的“戰場 ”, 用鏗鏘誓言、無悔行動續寫了一曲又一曲和平年代的英雄贊歌,挽救了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和家庭,他們就是萍鄉武功山藍天救援隊的隊員們。迄今為止,這支隊伍共執行救援行動300余次,出動隊員1800人次,服務時間20000小時以上,受益人員近2000人,并且再次入圍今年6月的“中國好人榜”榜單。

藍天救援隊的雛形產生于2007年,由一批熱心社會公益事業的戶外運動愛好者志愿發起,是一個從事戶外遇險救援的民間公益性團體。發展到現在,已從當初單純的山野救援演變為多領域、多專業綜合救援,成為中國NGO中最大的專業救援機構,目前擁有223支分隊,30000多名志愿者,遍布全國各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萍鄉武功山藍天救援隊就是其中的一個分支機構。

富有人格魅力的領頭羊—張平

站在記者面前的這位頭發有些卷曲,話不多,卻給人一種敦厚、穩健感覺的漢子就是武功山救援隊的隊長張平。已過知天命年齡的他身形矯健、靈活,肌肉發達,一看而知從不曾停止過鍛煉的腳步。

說起自己與藍天救援隊結緣,他打開了話匣子:我平時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戶外攀巖活動。2012年,張平跟著一位朋友去武功山管委會玩,恰逢萍鄉市紅十字藍天救援隊(萍鄉武功山藍天救援隊前身)成立,當時只有12名隊員。在朋友的攛掇下,他加入了救援隊。這以后,不管遇到多大的艱難險阻,他再也沒有退縮過。憑著本身過硬的素質和超常的遇事冷靜、犀利的判斷分析能力,逐漸成為這支隊伍的領頭羊、主心骨。

雖是一個完全自愿的公益性志愿組織,但要成為藍天救援隊的正式隊員可不那么簡單:必須在一年時間里志愿服務時間達到120小時以上才能成為預備隊員,再在一年后轉為正式隊員,還必須取得紅十字會急救員證,具備心臟復蘇、骨折包扎、止血等院前急救能力……這新舊三年的考驗和設置的門檻讓很多人望而卻步。張平說:“因為我們面對的是生命,所以必須嚴格,來不得半點馬虎。”從加入這支隊伍的第一天開始,每個藍天人都這樣莊嚴宣誓過:“我志愿加入藍天救援隊,遵循人道、博愛、奉獻的志愿精神;勤奮刻苦努力訓練,在各種危機面前,竭盡所能挽救他人的生命和財產。”

在萍鄉市人事局工作的張平,曾參加過無數次國內外、省內外山間、水上、地震廢墟的搜救工作。練就一身攀巖好功夫的他,曾多次穿行在武功山的黑夜和黎明中,攀援在懸崖峭壁、冰天雪地中,每年志愿服務的時間多達700多小時,相當于每天做兩小時以上的志愿服務。對名利,他極為淡泊,身體力行地踐行著藍天救援隊的隊訓:“少說多做,默默奉獻,完善自己,善待他人。”他不太愿接受采訪,覺得做志愿服務就是自己的一個樂在其中的業余愛好,既能升華自己,又能造福他人,沒必要大肆渲染,人為拔高。

讓張平始終有點無法釋然的一件事是去年他帶隊去岳陽參訓,臨行前老父親臥病在床,隨時有生命危險。思來想去,他覺得自己說啥也不能缺席,一咬牙把老父親托付給姐姐,登上了去岳陽的火車。第二天,噩耗傳來,作為父親唯一的兒子,沒能在他床前最后盡孝送終,這讓張平終身遺憾。盡管家人對此都表示理解,但張平說起此事,眼中還是有淚光閃過。

遍布全市各行各業的志愿者們

凌峰是萍鄉電視臺的一名編導。曾在別的志愿群體呆過的他最終選擇留在藍天救援隊,這一呆就是4年。

讓凌峰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跟隨救援隊“出外景”,那是一次讓他終身難忘的經歷。

2014年4月29日晚,7名游客,其中2名孕婦、1名傷員,迷失在武功山密林深處。隊長張平對凌峰說:“這次救援難度不大,只要兩三個小時就可以搞定。你去嗎?”好奇心的驅使,加上職業的敏感,凌峰帶著攝像機,跟著救援隊上了武功山。由于游客說不清具體方位,救援隊員只有一邊通過電話或喊話的方式聯系游客,一邊沿著被困人員留下的腳印以及沿途扔棄的食品袋、雨衣外包裝等蛛絲馬跡找尋。

5個小時找尋后,4月30日凌晨兩點半左右,救援隊員在海拔1300米的武功山吊馬樁背后的一個山谷里找到了被困的7名游客。按照以往經驗,找到被困游客后,只要沿原路下山即可,但考慮到被困地點海拔較高、孕婦和受傷人員的安全等諸多因素,救援隊決定帶領被困游客一直往山上走。

圖片關鍵詞

提著重達10多斤的攝像機,加上所經之處險情不斷,到處是密布的灌木和荊棘,沒有現成的小路可走,多處出現懸壁和坡面巖石,時常有石頭滾落,全靠救援人員披荊斬棘開路,陡壁處則通過搭人梯和系繩索的方式翻越,凌峰苦不堪言,感覺這輩子都沒受過這種苦和累。他移一步,爬一步,既要考慮自身安全,又要保護好攝像機這個“吃飯工具”,每攀爬一步都險象環生。在一塊巨石下方,凌峰伸手抓住大石頭,還沒使上勁,大石頭就松動了,骨碌碌往下滾。凌峰的臉“刷”地變得雪白,要知道在他的身后還有好多人正在往上攀援,他厲聲高呼大家趕緊往旁邊靠。幸虧大石頭滾了五六米后,又自動停止了滾動,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又經過6個小時的跋涉,所有人終于在4月30日上午9點多到達了吊馬樁海拔1800米的頂峰成功脫險。前后算起來,救援隊員已經不眠不休連續工作十二個小時了,所有人都累趴下了。被救的游客對救援隊員說不盡的感激話,一定要請他們吃上一碗粉,稍微補充補充體力。可所有的隊員堅辭不受,說藍天有鐵的紀律,絕不能接受求助對象的吃請。因為藍天的救援是純公益的,不帶一絲功利性。

圖片關鍵詞

此時此刻,又累又乏的凌峰被深深感染了,覺得這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志愿者組織,不求名利,不圖回報,只是純粹做公益。從此,他積極參加藍天組織的各項活動,很快成為救援隊的一名骨干隊員。

在救援隊里,有不少80后、90后,這點頗讓隊長張平欣慰。許多家庭條件和自身條件不錯,本可以優哉游哉度日的人,出于“做點有意義的能幫助別人的事”心甘情愿、義無反顧地加入到藍天救援隊,出錢、出力、出時間,冒著生命危險干著這份在很多人眼里不可思議的事情,像黃、劉晶華、易鑫鑫這些文靜秀氣的女隊員,一旦站在救援隊伍里時,都是英姿颯爽,豪氣沖天,巾幗不讓須眉,忘了性別、忘了年齡、忘了危險,一門心思只想救人。她們說,被救者和家屬的一個擁抱,一聲感謝,一個笑容就是對她們最好的褒獎。在接受被救者感謝的同時,她們也被對方那份發自肺腑的真情感動著。

說不完道不盡的救援故事

今年1月28日中午1點多,一名來自深圳的驢友被困山上,她原本跟隨驢友團隊從龍山村出發至武功山觀賞雪景,沒想到中途與同伴走散。雨雪霏霏,大霧蒙蒙,一不小心又掉進了一條小溪流中,雙腳濕透,凍得連說話都不流利了,陷入失溫狀態,情況十分危急!

圖片關鍵詞

武功山藍天救援隊接到求助后,立即趕往現場。山路彎彎又崎嶇,冰雪覆蓋,路滑且難行,通訊信號時斷時續,種種因素均增加了救援的難度。隊員們全身濕透,凍得直嗦。經過電話溝通方位、放鞭炮引導等方式,最終確定了被困者的大致方位。

圖片關鍵詞

5個多小時的艱難尋找后,1月28日晚上6點多,救援人員在海拔1300多米的絕望坡附近的一處山谷里找到了被困驢友。以為自己沒了生還希望的被困驢友見到猶如天兵天將從風雪中降落的救援隊員,大喜過望,語無倫次。經過一系列緊急處置,1月29日凌晨零點多,被困驢友被安全護送至山腳下。

第二天,被困驢友的母親專程從浙江驅車趕到萍鄉。對女兒的這些救命恩人們感激涕零,當即拿出幾萬元酬金表示感謝,并給每個參加救援的隊員充值300元話費。救援隊員婉言謝絕,一一退還了話費。最終,這位母親給隊里捐贈了一臺救援用的馬達,希望這臺飽含她們全家人心意的設備,以后在救援領域發揮更大的作用。

救援行動之外,武功山藍天救援隊認識到“防重于救”,他們在全市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社區等地廣泛進行溺水、火災、水災、地震等有針對性的防災避險知識宣傳培訓,受益人群達1萬余人,反響熱烈,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藍天人同時積極利用隊內資源、社會資源開展自訓,多次與當地消防、公安等部門聯合展開演習演練,進行水上救援、無人機操控、建筑物坍塌生存搜救等科目的訓練,像軍人那樣,做到有“鐵一般的信念、鐵一般的紀律、鐵一般的擔當”,逐步整體向專業化、正規化邁進,還與萍鄉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隊簽訂了《應急救援聯合協議》。目前,藍天救援隊正式隊員已發展到40名,還有100多名志愿者。


国家彩票官网查询出票